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情-鸟@巢

不管那麽多,我们就把LIB(图书馆)解释成“love-Info-Bird”啦!

 
 
 

日志

 
 

孤寂之海(原创)【太阳鸟】  

2009-12-18 23:07:54|  分类: 太阳鸟@原创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星期五似乎都带有抹不去的黑暗,它将代表着我不得不用周末的两天时间来面对孤独,这个星期里,每一天的傍晚,我都要看着你们渐渐离去,心里总有安慰,因为第二天我总会再次见到你们,只有星期五是个例外。

我不想回家,到家后只有孤独,我每天都会这么想。

从小张家出门已经十点了,是我故意拖的,想和小张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一点。那时已经没有公共汽车了,小张的妈妈给了我二十块去打的。路上没什么人,空的自然满大街都是,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小张把我送下楼,就要和我说再见了,我和他告别,转身离去。面前是一条再熟悉不过的小路,头顶上有生锈路灯发出的微弱的橙色灯光。,我走过了一节节踏得闷声作响的水泥台阶,经过了热闹的窄巷子,向左拐了一个小小的弯儿,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他也一样。我并不认为十点钟在大街上碰到他有什么稀奇。那个身高和我一样,声音和我一样,甚至连长相都和我一模一样的家伙唯一和我不一样的就是,他好像很高兴见到我,而我却不。

“嗨,好就不见啊,”他向我打招呼,听不出这句话是讽刺还是真正的思念。不过我先不管这个,因为我压根儿就不想听见他。

谁都不希望听见自己为自己编造出来的这个人的声音——他还有个挺有诗意的名字,就是孤独。

“昨天才见!”我暗地里想,并努力装出厌烦的样子。

不过这个家伙可以听见任何我所想的东西,因为是我造的,所以连长相都一样。

“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都要和你的同学们啊,你的老妈啊,见面嘛,是不是?为什么你一见到我就这样了呢?”他的那种油腔滑调,拖泥带水的声音让我感到很恶心,不过他每次都是用这种声音,“要知道,我可是每天都来陪你的呀。”

“够了,你滚吧。”我每天都是这句,但他从没有真正履行过,我都懒得说下一句了,“我不用你陪!”

“我说你这又是何苦呢?”

“好,好,”我突然笑着平静下来,并用无奈的眼神盯着他,“好——你来了,你每天都来陪我,是吧?你昨天刚刚破坏了我和老妈的关系,今天又让给同学知道我是个天天以泪洗面的神经病。这就是你他妈的干出来的好事吧!”

孤独自始至终保持着清朗的面部表情,丝毫没有被我击退。

“这些是不是我干的,你和你老妈吵架,又不是我挑唆的,因为我只可能跟你一个人说话,不是吗?而且,是你要以泪洗面,我又没有逼你哭。”孤独依旧那种油腔滑调,“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现在生活中的种种所谓的不幸都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别人也有同样的不幸,但是别人没有把他们当成是一种不幸,而你却恰恰相反,”我想推开他。拐角处来了一辆空的,我赶忙去着手,装作没时间听他讲大道理,但他知道我很留意这些使我痛楚的话,接着慢悠悠地说,“而你,自作多情的人,从来不会给人带来任何快乐,一天到晚装成是郁郁寡欢的样子。别人敬畏你,但不喜欢你——”

空的在我面前停下,我毫不犹豫的拉开门坐了进去,这位高亢激昂的孤独先生也想挤进去,可是被我推出去了,他朝我大喊:“没用的,你的心在哪我就在哪!”

 我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告诉司机去黄花岗,接着猛地瘫坐在后座的沙发上,心也渐渐的平和起来,但是有一种可怕的忧愁怎么也消除不了。

“嗨!”自己的声音像针一样刺进了我的耳朵里,我立刻扭头,孤独就坐在我的旁边,“别激动,大家都是朋友嘛,”孤独说,“还有,你给了我生命,我还得感谢你呢。”

“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罢休?”

“呃,这个你必须有点耐心,可能要等到你死或者我死的时候,不过照现在我们俩的心态来看,我很可能比你长寿——”

“那你现在就去死吧,”说着我抡起拳头。

“等一下,有话好说——”他说,“如果你觉得很烦,我可以告诉你,别人觉得你和我一样烦,是的,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就是你的影子,只有我是直言不讳的,只有我能告诉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现在在逃避你的错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愤怒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但是我想不到他的力气大得竟能抵挡住我愤怒之下的攻击,“你可以打死我,这毫不触犯法律。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身边少了一个忠臣,你将会被众人排斥,如果到了那一步——也就是杀了你自己——”一切都虚无了——

 我的耳际边响起了一阵长鸣,这声长鸣让我知道自己还有知觉,眼前的所有颜色都变成了纯白,时间像被人驱赶似的飞奔起来。我的记忆里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那座光秃秃的有如天堂之路的天桥,上面除了厚重的灰尘什么都没有,更别说买盗版碟的小贩。我踏着的那些水泥台阶依旧是那个风尘仆仆的音调,如果不是我走过,他们绝不会发出一点声音。

时间又开始奔跑着前进,我路过了那个花园,没有人。于是,我的视野变得模糊,又是隐隐约约的效果,我看到了我家的那扇新的防盗门,但它与周围破烂不堪的墙壁完全是格格不入,我每天都要穿过它,但是它又是我心底最阴暗的门,有很多孤独的小鬼都锁在里面,他们也挺听话的,一般不乱跑,但是我也他们承诺过,经常来看他们。

我拽出钥匙将门打开,发出吱吱般的响声。先迈进右脚,再将左脚带进来,与右脚并列成大致一条直线,接着我就可以把门关上了。此时所有的孤单小鬼都盯着我,他们的眼睛非常锃亮,可惜他们永远不会说话,走路也总是小心翼翼,丝毫不发出声音。他们只是我创造的一些本不应出现在世界上的可怜的小东西。他们中也只有一个长得最像人,会说话,也会不听话的跑出来。也唯独他走路时能发出低沉的响声。

“老爸老妈还没回来,”那个那我一模一样的孤独先生说,“你今天累了,赶快睡吧,我不指望着让你发生多大变化,在你的梦里或许能看到你最想要的。"

"可是是在梦里,不是真的,”我说。孤独犹豫了一下:“你想要的东西很多人都有,但他对于你来说是无价的。那么今天快睡吧,但愿它不只在你的梦里出现。我虽然没法让你高兴,但是我们还是朋友吧。”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