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情-鸟@巢

不管那麽多,我们就把LIB(图书馆)解释成“love-Info-Bird”啦!

 
 
 

日志

 
 

逝水年华说读书(上)【Anne 转载】  

2015-04-01 20:1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最大爱好就是读书。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没有上过幼儿园,上小学前大人教我认识了一些字。我对每一张有文字的纸都有强烈的兴趣,设法去认识上面的字。由于在上小学前比同龄人多认识了不少字,获得了比别人早一年上学的机会。

    上小学的时候还在文革后期,那时候的课本实在太简单了,两本薄薄的语文、算术书平时根本不需要怎么去看的,于是就设法去找一些其它的书来看。一开始自然是看小人书,都是老爸留下来的那些五、六十年代的连环画,多数是一些斗地主或是抢救集体财产之类的内容,也有一些古代的历史故事。记得看过一本小册子叫《仇恨满矿山》,说的是资本家如何剥削矿工的故事,要人们记住对资本家的仇恨,可我老家没有矿山,我好象也没怎么恨起来。

      小时候能看到的书实在太少,那时也不知道从那里找到了几本繁体竖排的古代小说,连封面都没有,有一本是《薛仁贵征东》,有头无尾,但我看得津津有味,对白袍小将真是有些崇拜。还有一本是长大后才知道书名的,叫《三遂平妖传》。这两本书是我在充满求知欲的年代所读的印象最深的书了,这样也认识了一些繁体字,现在还能读得一些港台版的书。

      上初中后书才渐渐多起来,我自然抓住一切能到手的书来读。记得时常因为看书让煤油灯烧着了头发。有一本没有封皮的《烈火金刚》借来后让我看得如醉如痴,饭都忘了吃。那时没有武打书看,我喜欢看一些战争的书。一套《三国演义》的连环画主要是在租书摊上看完的,真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几本古典小说《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都是在初三时在一位老师那里租来看的。我特别喜欢《三国演义》,先后加起来一共看了有四五遍,其他书我很少看过两遍。

       上高中后看的书却是不多,主要是学习比较紧张,因为农村初中没英语课,我在乐清县中上高一时的英语还达不到初一的水平,得化时间恶补。课余主要买些《青年科学》、《青年文摘》、《辽宁青年》之类的杂志看,也看一些新时期文学。那时候我理科的成绩比较好,自己也梦想将来能成为科学家,所以对于文科的东西并不是很重视,只是零零星星地看一些文学作品,外国作品中印象比较深的是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这本书并不很好读,但确实让人震惊,给了我最初的情感启蒙。在高三时武侠热起来,传来了一些金庸的《射雕英雄传》之类的书,把人看得一楞一楞的,居然还有这么好看的书,可惜都不是全本,让人恨恨不已。

       1984年进入大学后,武侠书开始全面进入内地,我在大一时看了很多金庸和梁羽生的书,还有一些通俗文学。我学的专业是理科,但发现自己更喜欢读文史类的书,到大二开始主要从图书馆借外国文学和哲学书看,自己有钱时也买一些。看的比较早的是杰克伦敦的《马丁·伊登》,那种自我奋斗的精神让我有深刻的体会,而那时这种思想还是要受批判的,让人有一种压抑感也有一种叛逆的快感。

      然后也读一些诗歌,或许是青春期的需要吧,很多诗还是吸引了我,我最喜欢的是浪漫主义这一派的。德国的歌德、英国的华滋华斯、中国的徐志摩是我最喜欢的诗人。后来还读了一些哲理诗,那是因为对哲学产生了兴趣,想在诗歌里找哲理,现在想想挺可笑的。

      萨特的存在主义那时是属于受批判的“精神污染”,而处于青春期的我受逆反心理作用,很快就专门找萨特的书来看,最先看柳鸣九编的《萨特研究》,了解了不少内容,然后看了一些他的小说、剧本和哲学著作,对于存在主义发生了一些共鸣。对于我一些不能理解的东西,就试图以那些现代派的理论去解释,随后又找了其它一些现代派作品来看,那一套《西方现代派作品选》给我留下了很深的阅读印象,使我看到精神世界的多种颜色。

     外国文学中我比较喜欢的几部作品多少都有些带个人自我奋斗的色彩,除了上面提到的《马丁·伊登》外,象《红与黑》、《约翰克利斯朵夫》、《人性的枷锁》等都是我所喜欢的作品。

      大学的图书馆应该说是一个好地方,我进的那所大学是理工科大学,人文方面的藏书并不丰富,这在我后来阅读量增大后感到有点不满足。我所接受的基础教育是严重不足的,很多实际上应该在上大学以前看过的书我都没看过,以至后来听有一位同学说她在中学就读过好些世界名著让我觉得特自卑。也是因为我对阅读的偏爱使我在大学期间读了大量的书,从而使读书成了我的真正爱好。

       那时看书是比较杂的,几乎什么都看,受当时思潮影响,偏重于西方的书籍,但也不能说全读懂了,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好奇与逆反去读书。比如看到了一些1983年时发表的批判萨特和弗洛伊德的文章,我反而对这两人特别好奇,看到他们的书非得找来读。其实对于弗洛伊德我始终是一知半解,他的那本《释梦》我那时买的还是台湾版的翻印本,真让人看得吐血,最后还是没有看完,到是那本《爱情心理学》比较好懂,对我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那时候外国书看得多,国内一些有影响的书反而没怎么注意,好些是后来补读的,象刘再复的《性格组合论》等都是后来才看的。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